1961年4月23日,发表于将军暴动第二天的咨文

4月22日凌晨"

4月22日凌晨,一场武装叛乱在阿尔及尔发生。夏尔、萨朗、泽勒和儒奥四将军成为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在外籍军团第一伞兵团的支持下,叛军逮捕了政府总代表让·穆兰,阿尔及利亚总司令冈比埃将军,以及正在那里视察的公共工程部部长比隆。四将军企图推翻由戴高乐将军制定,并于1月8日由大多数法国人民投票通过的阿尔及利亚自治政策。4月22日,部长委员会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决定将叛军首领提交军事法庭受审。4月23日,戴高乐将军决定援引宪法第16条,运用总统特别权利,并向全国发表通告。原文如下:

叛军发动了军事政变,在阿尔及利亚建立了军政权。

发动军事政变的罪魁祸首之所以得逞,是因为利用了一些专业军队的军官的热情,一部分因为恐惧和幻想而迷失方向的欧洲人的归顺,以及在军事阴谋中当地负责人因被捕而丧失了指挥权。

从表面上看,这只是由四位退役将军发起的叛乱。但事实上,这一叛乱纠集了一群同流合污的军官,一群利欲熏心的狂热分子。叛军首领和他们的团伙眼光短浅,急于求成。在狂热的驱使下,他们只是用一种扭曲的眼光看待国家,看待这个世界。叛乱者的行为正在把国家直接引向灾难。

从1940年6月18日起,我们从痛苦的深渊中站起来,开始了拯救国家的不懈努力。我们历尽艰辛,才得以保证国家的独立和共和国的复兴。三年来,我们始终齐心协力,以重建国家,维护民族团结,振兴国力,恢复国际地位,并顺应形势实行了非殖民化政策以继续我们的海外事业。而今天,当我们离成功近在咫尺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可能因为阿尔及利亚叛军愚蠢的、令人发指的行为而前功尽弃。国家被愚弄,民族的尊严被践踏,我们的力量被削弱,我们的国际声誉在下降,我们在非洲的地位和作用受到威胁。这都是由谁造成的?造成这一局面的,恰恰就是那些本应该为国家服务,以服从命令为己任,为光荣,为天职的人。

我以法兰西的名义,命令使用一切手段切断他们的去路,直至他们投降。我要求所有的法国人,尤其是所有的士兵不得执行他们的任何命令。所有以军事行动或行政管理为由要求必须在当地听从他们指挥的论调都是欺骗人的。不论是军事上,还是民事上,真正有指挥权的是那些被正式任命授权的军官。而叛军恰恰在阻止这些军官完成他们的使命。任何篡权者都不会有好结局的,他们将受到法律无情的制裁。祖国被笼罩在不幸之中,共和国正面临着巨大的威胁。因此,经过宪法委员会主席、政府总理、参议院议长和众议院议长的一致同意,我决定援引宪法第十六条。从今天起,我将直接采取应付国家紧急局势所必需的一切措施。为了现在,为了将来,我谨以国家授予我的法兰西共和国合法总统的名义声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将继续履行我的职责,直到我的任期届满,或者直到我丧失工作能力,或者生命终结。而且,我要采取一切措施确保在我身后,这一合法政权能继续存在下去。

法兰西的同胞们!法兰西本来正一步一步走向强盛,现在看一看它正面临何种险境。

法兰西的同胞们!请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