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10月18日,有关总统普选的讲话

10月28日法国人民将举行公民投票,并于11月18日和25日选举新的选民代表。在宣布解散议会后,各反对派政党立即组织起来成立了"反对联盟",以此表明在公民投票之后的立法大选上各政党将团结一致。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戴高乐将军于公民投票的十天前向全国发表了讲话。

BDIC

全体法国同胞们!

10月28日,你们将对我的提议做出回答。你们回答的结果将关系到法兰西的命运。对此,我有责任向你们做出解释。

1958年,继我的提议之后,法国人民以绝大多数赞成通过了新的宪法,彻底摒弃了从前那个将共和国置于政党摆布之下,一度几乎使法国坠入深渊的罪恶制度。在这次选举中,法国人民认可共和国总统为国家元首,法国的向导,政治体制的顶梁。同时还接受总统采用全民投票的方式将重要的问题直接提交公民表决。当时,我们的国家正处于崩溃的边缘,阿尔及利亚暴乱愈演愈烈,国家与军队之间严重对立,世界对法国充满恶意和藐视,法国的国际地位日益下降。面对这一局势,曾使国家一度走向衰落的旧体制已不复存在。人民委托我和我的政府来解决这一系列重大问题。

到现在为止,我之所以能够完成这一使命,首先是因为我深信你们会支持我。但这也是因为我们新的政治体制给予了我采取必要行动的可能性。在这四年当中,公民的权利和国家的自由得到保障,国家正日益走向进步,繁荣和强大,一切威胁国家的犯罪活动都已逐步被遏制,政治体制没有再回到弊端丛生的老路上来。

这部宪法要求国家必须有一个带头人。今天,宪法的优越性已经体现出来。自从我担任这一职务以来,没有人认为我身为总统有辱使命。所以,我经过深思熟虑,认为法国人民现在应该以庄严的投票表明,他们希望总统的职权不论是在今天、明天,还是更远的将来,都始终行使下去。我认为法国人民作出决定的时刻已经到来。 那些针对我的暗杀行动和正在进行的密谋策划使我们看到我的消失可能会使法国再次陷入混乱,并很快变得不可收拾。总之,我认为,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法国人民都应该有能力由他们自己选举共和国总统。只有得到人民直接授权的总统才有权利,也有义务领导国家,保证国家的稳定。

正因为如此,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理解我对祖国应尽的历史职责。法国同胞们,根据宪法正式赋予我的权利,即将所有涉及政权组织的法律草案提交主权人民投票表决,我仅要求你们决定,从今以后,总统将由普选产生。

如果象所有企图恢复它们弊端丛生的旧制度的政党,和所有企图搞颠覆活动的乱党所期待的那样,你们的回答了否定,或者即使你们回答了肯定,但是回答肯定的多数仅仅是极微弱的,暂时的,几乎可以忽略的话,那么我将很快彻底结束我的使命。因为得不到民众的强烈信任,我还能做什么呢?

但是如果象我希望的那样,你们回答的是肯定,而且我相信你们会这样做,也肯定你们会这样做,这就意味着我得到了你们所有人的认可,我肩负的职责也得到你们的承认。这样,国家将进一步巩固,共和国体制将得以保证,我们的发展道路将光明平坦!全世界将会对法国的前途充满信心!

共和国万岁!

法兰西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