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2月15日,军事学校讲话

在对高等军事院校视察之际,戴高乐将军陈述了法国面对原子弹应该做出的国防政策调整。

先生们,

今天我又回到了军事学校。在这里,我曾经接触到许多新见解,有幸参加过多种工作,并在许多问题上进行了思考。这些无疑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后来更好地为国家服务。今天,重新置身于其中我感到万分激动。

同样,和你们在一起,和所有高等军事学校和国防研究院的各学科学员在一起,我感到非常愉快。看到所有的学科正在积极展开工作,蓬勃发展,我深感欣慰。

在和你们从前的接触过程中,在你们的工作和关心的事情当中,我随时都会遇到一个极为现实,不可回避的问题,那就是原子弹的问题。今天,既然我又来到你们中间,我想借此机会向你们简要说明我和我的政府在国防政策的设想,制定和实施方面的整体构思。在古代,随着金属武器的出现,人类历史上出现了霸权国家。随后,在蛮族的入侵下,封建制度得以确立。继火药武器的发明之后,中央集权又被重新恢复。大规模的欧洲战争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当时,包括西班牙、英国、法国、土耳其、德国以及俄罗斯在内的每一个强国都想统治世界。另一方面,火药武器的使用还引发了殖民战争,建立了殖民地,征服了美洲、印度,东方国家和非洲的大片土地。再后来,机械化武器成为各国海上、空中和陆地作战的重要内容。也正是使用了机械化武器,第一次世界大战才宣告结束。随后,机械化装备又为德国纳粹的侵略野心提供了手段,同时也成为自由世界战胜纳粹的重要武器。

今天,核武器的制造彻底冲击了国防安全的概念,从而也改变了国家的防御政策。这一点在和平年代已经体现出来,那么在战争年代就更不用说了。使用核武器的后果已非常人所能想象。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核武器的使用会导致人类社会彻底的颠覆。我们都清楚,即使只是小规模的使用核武器,其爆炸发出的威力之强大,也会给受害者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甚至是死亡。即使受到核武器攻击的人民最终将他们的敌人消灭,降临在他们身上的灾难也已经发生。

在这种条件下,很明显,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核武器,就没有真正的独立。因为没有核武器的国家势必将它的安危寄托于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从而导致在政治上也将听命于后者。的确,一些国家想象着可以保持中立,也就是说在世界冲突中安然躲在它们的角落。但是,事实上,这些国家的人民只是在听从命运的摆布,没有任何主动权。

而法国无论是从它的地理位置、历史作用,还是从政治特性上讲,都不能采取中立态度。另一方面,法国也不会将它的命运置于别国的控制之下,即使这个国家表现得极为友好。因此,法国必须在战争中拥有采取行动的武器,也就是核武器。

有人会问法国的核武器威力是否与其未来的竞争对手的核武器威力同样强大,法国是否能够不需要同盟而独自解决世界冲突。很明显,对于这两个问题我们唯一的回答就是否定。但这丝毫不能改变我们必须掌握核武器的立场。我们必须拥有自己的核武器,并在必要的时候,在最合适的场合将其付诸使用。当然我们也要和盟军共同行动,与他们的核武器配合使用。

这就是我们国防政策的原则。那么核武器将可能应用在哪些方面呢?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向广岛发射了第一颗原子弹以来,原子弹发展的速度只能让我们以无限制这一词来形容。从此,它不仅彻底改变了国家安全与防务政策的概念,也为战争,战争的特点,战争的进程和发展增添了巨大的不确定因素。

由美苏两大强国构成的两大阵营之间如果相互发射核武器,势必造成双方的毁灭。因此,不论是出于何种意图,我们都无法预测这两个可互相发动致命攻击的国家是否有意,以什么原因,在什么地点,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以何种规模发动起这种攻势。相互发射战术核武器无疑会造成战争前线和周围人民的大规模伤亡,而且相互发射战术核武器势必会导致战略性发射的开始,从而为这两个国家带来灾难性的毁灭。因此,我们根本无法预测这两大拥有战术核武器的强国是否有意,以什么原因,在什么地点,以何种规模来使用它们的武器。

面对这一局势,法国人无法做出准确的预测。另一方面,不论是否使用核武器,使用程度的大小如何,如果战争的第一场德国战役形势不利,接下来就是对法国的入侵或毁灭,那么这座欧洲自由世界的桥头堡也将被摧毁。而我们已下定决心,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在原地保卫祖国的领土和灵魂不受侵犯,保护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永不消失。而且,我们也深信,在保卫国家的同时,我们也多了一份最终胜利的希望。正因为这些原因,我们必须拥有自己的核武器,以应付原子弹的攻击。这因为这些原因,我们必须拥有在必需的场合进行地面、海洋和空中干涉的手段,拥有在必要情况下在自己的国土上进行全国抵抗,打击侵略者的武器。

我再次重复一遍,我和我的政府就是在这一观点的指导下进行国防计划、组织计划和核武器计划的制定。但是,在此基础上,高等军事教学的发展和国防的全面准备也应以此为中心进行新的调整。新的紧迫局势为法国军事指挥打开了一个新时代,一个发挥主动,行使权威和责任的时代。不论是设想我们在军事上所可能面临到的各种情况、或是在准备武器,干部,军队和后勤服务方面,还是帮助亲临战场指挥战斗的军官们在知识上、精神上和技术上做好充分准备,军事教学的作用和责任无疑都是至关重要的。

为了扮演好这一角色,完成这一使命,先生们,我将信任寄托于你们,寄托于那些指导你们的军官们。

先生们,我向你们表示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