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9月1日,金边讲话

戴高乐将军在金边国家体育场的十万名群众集会上发表讲话。他在报告中对越南战争,越南战争爆发的责任以及结束这场战争的唯一方法等问题陈述了其观点。由于他是在越南边境附近发表演讲,并且在演讲的前一天还接见了北越共和国驻金边总代表阮通,因此他的讲话引起了极为强烈的反响。

	戴高乐将军在金边国家体育场的十万名群众集会上发表讲话。他在报告中对越南战争,越南战争爆发的责任以及结束这场战争的唯一方法等问题陈述了其观点。由于他是在越南边境附近发表演讲,并且在演讲的前一天还接见了北越共和国驻金边总代表阮通,因此他的讲话引起了极为强烈的反响。

我衷心感谢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殿下在柬埔寨尊贵的首都为我准备的如此盛情的接待。我也感谢高棉人民以最诚挚的方式向我表达出他们对我的深切信任和对法国人民的深厚友谊。

友谊和信任!对!尽管我们属于两个不同的民族,我们两国相距遥远,但在柬埔寨和法国之间,始终有一种默契。我们都有一部用光荣与苦难写成的历史,都拥有经典的文化与艺术,肥沃的土地。我们的边防脆弱,随时受到有侵略野心的国家的窥视,随时被战争的威胁笼罩。的确,一个世纪以前,我们两个民族曾将彼此的命运联系在一起,这既帮助柬埔寨维护了它的领土完整,同时法国也得到有力的帮助。但是,随后,经过双方的同意,我们将国家的主权各自分开,建立了以友好合作为基础的邦交关系。两国人民彼此间的尊重和感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浓厚。

自从十三年前柬埔寨拥有了完全的自主权,它所作出的一切都深深赢得了法国人民对它的尊重与友谊。柬埔寨王国克服各种艰难险阻,在维护人格、尊严和独立的基础上,坚持提倡地区的稳定与和平。同时,在亲王殿下的极力推动下,国内迅速发展,建立了几百所学校、医院和诊所,成立了几千家中小企业,修筑了几千公里的道路,种植了几万公顷的树木,无不表现出发展的活力和广度。这些工作全部是由柬埔寨的工程师,专家和工人独立完成的。柬埔寨政府在所有工地上张贴的口号"柬埔寨自立更生"令柬埔寨人民深感骄傲,也为其它国家做出了典范。柬埔寨致力于国家发展的同时,并没有排斥使用法语语言和法语文化,继续与法国教授,技术员,医生和工业家合作,以促进其自身发展,同时也接受其它的外来帮助,保证在它的领土上实现的技术成就符合柬埔寨的利益,能够为它所用。总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既忠实悠久传统,又积极向现代文明开放,一个政局极为稳定,正一步步取得显著成绩,以造福于子孙后代的柬埔寨。

然而,当柬埔寨王国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前进的时候,在它的边境又发起战争,造成一系列的谋杀和毁灭,以至于威胁到它自身的前途。高棉国家领导人已经预计到这些不幸的发生,但他也及时指出如果想真正避免灾难的发生所应该做的事。1954年,在日内瓦协议签署之后,柬埔寨根据协议以充分的勇气和明智选择了中立政策。在法国已结束对柬埔寨的责任的背景下,这是能够使印度支那避免成为两种对立的统治和意识形态冲突的战场,同时避免求助美国干涉的唯一办法。柬埔寨得以维护它的领土和主权不受侵犯,成为自己国家的主人。而与此同时,美国的政权和军队却入驻越南南部,并由此使战争进一步白热化,从而导致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抵抗运动。到后来,随着美军决定付诸武力,并不断从国内派遣增援部队,战争进一步升级,越来越波及到亚洲其它地区,进而威胁到中国,并逐渐引起苏联的不满。同时,它也越来越遭到欧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民的反感,对世界的和平造成严重的威胁。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形势只能会越来越严重。面对这一形势,我宣布,法国完全赞成柬埔寨为不卷入这场冲突所做的努力,法国将继续给予它支持和帮助。法国的立场已经明确。根据这一立场,法国强烈谴责目前的局面。根据这一立场,法国将保证无论在什么地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法国决不会插手,决不会涉足战争以扩大战争的悲剧。根据这一立场,法国将继续提倡从前在北非的做法。法国曾在北非的土地上结束了许多无谓的战争。尽管在这片土地上它占据着不可否认的地位,拥有一百三十二年的统治历史,有一百万法国人的后代曾在那里定居。但是这些战争既不能为国家带来幸福,也不能保证国家的独立。在今天这个时代,战争只能导致无止境的损失,仇恨,毁灭。所以,法国有意,也知道如何从这场战争中摆脱出来。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它的荣誉、威力和繁荣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得到进一步加强。

同样,法国认为目前发生在印度支那的战争也不会有任何出路。如果美国的战争机器不会在战场上被摧毁,那么让亚洲人民听命于来自太平洋彼岸的国家的法律,不论这个国家有什么样的意图,不论它的武器有多么强大,这种可能性也是不存在的。总之,不论这场考验有多么的漫长,多么的严峻,法国都始终认为靠军事解决问题是行不通的。

因此,如果这个世界不想走向灾难,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签署政治协议,恢复和平。签署这样的政治协议的内容条款我们都很清楚,因此也许还有成功的希望。这一协议完全可以按照1954年日内瓦协议来制定,以建立并保证印度支那人民的中立,恢复自主权利为目的,让每个国家各自管理自己的事务。因此,签约方应是在印度支那真正行使权力的国家,在这些国家当中至少世界五大强国应该出现。但是,很明显,进行这样一个涉及面广,困难程度大的谈判,主要取决于美国是否愿意作出它早就该作出的承诺,即在一个适当的明确规定的期限内撤回它的军队。

毫无疑问,到今天为止,使用这种解决方法的条件还不成熟,但愿这些条件有一天会成熟。但是法国在这里坚持声明,除非想让这个世界陷入无止境的苦难,否则这将是唯一的出路。法国这样讲,是完全以它自身的经历为基础,出于一种无私的精神;是因为它曾经在这块土地上建立了许多事业,与这里有着密切的联系,并将继续关注着这里的人民的生活,同时也知道这里的人民也在关注着法国。法国之所以这样讲,是出于对美国长达两百年的深厚友谊,是因为法国长期以来始终坚持应该让人民自己把握他们的命运。而美国自己也曾经坚守着一信念,并为全世界做出了最好的示范。法国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长期以来,在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之前,法国就已经多次向美国发出警告。法国之所以这样坚定它的立场,也是因为以美国今天所拥有的地位,财富和影响,放弃这次对它来说既无利益、也无正当理由的远征,寻求国际和解,促进这一重要地区的和平与发展,将丝毫不会伤害他们的自尊心,不会挫败他们的理想,不会损违背他们的利益。相反,如果美国选择了这条符合西方人思维的道路,它将会在全世界赢得无数人的赞同,在当地和其它地区恢复和平的可能性也将增大无数倍!总之,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任何调解都不会收到成效,也正因为如此,法国从来不会想到提出某种调解办法,过去不会,现在也不会。

金边是陈述我的观点和表达我的希望最合适不过的地方了。因为我的态度也正是柬埔寨人民的态度。在四分五裂的印度支那,柬埔寨王国成为统一和独立事业的典范。两国政府以及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得真实,深切。今天的集会就是一个难忘的见证。

柬埔寨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