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高乐与总统普选

"第五共和国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它使国家有了一个带头人[...]。然而,为了使共和国总统有充分的权利全面承担起最高责任,他必须明确得到全国的信任。"戴高乐在1962年9月20日的讲话中这样说。

在起初的1958年宪法中,共和国总统不是由普选产生,而是通过由议会、省议会、海外省议会成员以及市议会选举出的代表组成的大选举团选举产生。因此,共和国总统的合法地位不是直接来自于真正代表国家主权的人民。总统的权利和政党制度有着直接的联系,从而有受其控制的危险。具有历史意义的6月18日赋予了戴高乐特殊的地位,使他得以不受政党的制约。然而他的继承者们却未必有他这种威望,也许不能够摆脱这种曾造成第三和第四共和国政府内阁始终动荡飘摇的政党操纵。

戴高乐一心要"使国家有一个带头人",再加上针对他的暗杀事件此起彼伏,于是他在1962年下定决心进行宪法修改,并将修改草案提交公民表决,以纠正国家体制中的这一弊端。在投票中选民应对是否赞成全民直接普选总统发表意见。

新的总统选举方式的目的在于长期保证国家元首的合法权力来自于人民,能够"明确地得到全国的信任",保证总统独立于政党,不受其制约。直接普选产生总统一直是戴高乐国家制度概念不可分割的内容,也是一系列特殊事件引发的结果。戴高乐奇迹般躲过帕蒂-克拉玛刺杀事件之后,就更加坚定了通过巩固共和国法统来维护第五共和国长治久安的信念。此外,阿尔及利亚动乱结束后,各政党派的野心又开始萌发,共和国重新面临着"政党体制"的威胁。宪法修改草案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提出的,要求全体法国公民对此进行投票表决。

这次公民投票引发了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激烈的政治纷争。围绕着宪法第十一条的使用展开了一场法律辩论。戴高乐将军1962年9月20日的讲话遭到各政党和法学界的猛烈抨击。当时的参议院议长加斯东·蒙内维尔(Gaston Monnerville)指责戴高乐违反总统的职责,属于"渎职"。行政法院认为这一程序违反宪法规定。戴高乐则要求法国人进行投票表决,决定他的去留。国民议会绝大多数议员都反对这项改革,以总票数480票中的280票通过内阁不信任案,蓬皮杜政府被推翻。10月28日,公民投票以62%的赞成通过了宪法修改草案。政治的合法性战胜了司法。参议院议长要求宪法委员进行裁决,而宪法委员会宣布没有权力评价由公民投票通过的法律是否符合宪法规定。在随后的立法大选中,戴高乐派获得40.5%的选票。戴高乐在1965年总统选举中的胜利再次表明得到了人民的认可。

第五共和国的前途得以保证。它的制度受到人民的肯定。法国拥有了稳定的政治体制,即使是最强列的反对派也逐渐融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