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高乐和阿尔及利亚

阿尔及利亚在戴高乐的历史中占有重要地位。1943年5月,他在阿尔及利亚成立了法国全国解放委员会(1944年6月3日更名为法兰西共和国临时政府),为收复法国领土和恢复国家政权做准备。

1958年,也正是阿尔及利亚战争帮助戴高乐将军重新掌握了政权。
1958年5月13日,阿尔及利亚的法国军队发起暴动,反对主张与独立分子谈判的皮埃尔·弗兰姆林授权组阁。以萨朗为首的暴乱分子请求戴高乐出面挽回局势。他们将戴高乐看作是阿尔及利亚的保护者。在阿尔及利亚法国人的压力下,再加上法国政府已山穷水尽,共和国总统勒内·科蒂邀请戴高乐出面组阁。国名议会投票通过之后,戴高乐被任命为总理 - 也是第四共和国的末任总理。

然而,在人们的记忆中,正是这位第五共和国的缔造者使阿尔及利亚实现了独立。他也是唯一能够使阿尔及利亚实现独立的人。于是,人们不禁要问,戴高乐将军支持的是法国的阿尔及利亚还是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利亚。历史学家对此的回答模棱两可。一些人认为,他执行的政策就是以阿尔及利亚独立为目的。另一些人则认为,他在尝试过多种方法之后,认为恢复阿尔及利亚主权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在1946年1月之前戴高乐担任临时政府总理时曾采取了许多措施,以保证阿尔及利亚人和阿尔及利亚法国人在经济和社会事务方面享有同等的权利。但他拒绝一切暴乱行为,并于1945年5月镇压了君士坦丁暴动。

1958年6月戴高乐重新执掌政权之后,突尼斯和摩洛哥已经独立,但是阿尔及利亚的形势却日益恶化。1954年11月1日国民解放阵线发动起义,导致战争的升级。1957年,四十万法国士兵来到阿尔及利亚维持秩序。阿尔及利亚的法国人深信戴高乐将军能够使阿尔及利亚继续归属于法国。与此同时,法国本土也邀请戴高乐出面,采取一切措施消除战争。1958年6月4日,戴高乐向聚集在阿尔及尔的法国人群高喊"我理解你们!",并宣布了一些深刻的改革措施。随后,在莫斯塔加内姆(Mostaganem),他喊出了"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万岁! "的口号。这也是唯一的一次。

然而,在这些动人心弦的口号的背后,戴高乐却对那些善于观察他的人表现出另一副态度。1958年10月,他在君士坦丁高喊"阿尔及利亚万岁!法兰西万岁!"。他邀请民族解放阵线与法国签署"勇士和平协议"。1959年,他的观点就更为明确了。他对一位记者说"从前的阿尔及利亚已经不复存在。谁要是还不理解这一点,就将与其同归于尽。"

按照这种方式,戴高乐引导民众逐渐远离了"法国的阿尔及利亚"的支持者。这一发展过程到1959年9月就已开始有明确的结果。9月16日,戴高乐提出有关阿尔及利亚前途的三种选择,从而正式提到阿尔及利亚人民的自决权。尽管戴高乐倾向于一个与法国保持密切联系的阿尔及利亚,但是他既不排除继续在这片领土上行使主权的可能性,也不否认以和平为前提条件彻底摆脱阿尔及利亚,当然前提条件是实现和平。

具有决定意义的阶段已经到来,但是军事冲突丝毫没有平息。戴高乐拒绝与在阿尔及利亚频频制造暗杀事件的民族解放阵线进行正式谈判。此外,阿尔及利亚的法国人担心戴高乐再会采取新举措,也发起暴动。1960年1月24日到2月2日的街垒事件周就是典型的例子。戴高乐将军来到阿尔及利亚的官兵中间进行视察,试图让军队理解他的政策。

作为共和国总统,戴高乐深信让阿尔及利亚行使主权是解决冲突的唯一办法,并不断地说服法国人。同时,黑非洲已取得独立。1961年1月8日,戴高乐就阿尔及利亚的自决权举行了公民投票。公民投票的结果为赞成票占投票总数的75.2%。面对坚持维护"法国的阿尔及利亚"的人的愤怒,人民的支持成为戴高乐强大的后盾。在阿尔及利亚,一些军官甚至拒绝承认国家元首作为军队首脑的权威。1961年,以夏尔、萨朗、泽勒和儒奥四将军为首发起了叛乱,于4月22日在阿尔及尔夺取政权。

面对叛乱者的威胁,戴高乐将军根据宪法第十六条行使总统特别权利。在电视上,他身穿军队制服,强烈谴责这"四位退役将军"的暴动行为,并在四天后平息了这场军事政变。坚持法国的阿尔及利亚的残余分子聚集在一起组成了秘密军组织OAS,并在法国本土和阿尔及利亚制造一系列恐怖事件。他们曾多次企图暗杀戴高乐(1961年9月8日塞纳河桥畔事件轰动一时),在阿尔及利亚独立之后又继续组织暗杀事件,其中最为严重的一次是1962年的帕蒂-克拉玛事件(Petit-Clamart)。

1962年3月7日,当法国政府代表与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在埃韦昂进行谈判的最后一个阶段时,形势异常紧张。这些谈判是1960年6月25日至29日法国政府和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的默伦会谈(Melun)的继续。在法国军队对战场取得绝对的控制后举行的默伦谈判没有达成结果。1962年3月18日签署的埃韦昂协议结束了敌对,阿尔及利亚实现独立。戴高乐希望这些协议能够使阿尔及利亚和法国"向兄弟般在文明的道路上共同前进。"在1962年4月8日的公民投票中,法国本土居民以90.7%的赞成通过了这些协议。

从1954年11月到1962年底,阿尔及利亚共有几万人丧生。埃韦昂协议签署之后又发生了许多悲剧事件,其中包括民族解放阵线屠杀所有亲法阿尔及利亚人,尤其是屠杀违背戴高乐将军指示在当地组织的殖民保安军。此外,秘密军组织也大批暗杀支持独立的人士。与此同时,大批"黑脚"返回法国。这场战争在法国民众中造成的创伤数年之后才得以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