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高乐和经济:戴高乐将军的经济观

经济问题经常被看作是戴高乐政策的次要方面。"总务断后"这一著名的说法使人们一致认为戴高乐最为关心的问题是法兰西作为大国的荣耀,而不是它的经济问题。

但是对于戴高乐来说,经济的成功虽然不是最终目的,但却是实现强国必不可少的手段。他在1964年时曾说,“进步是维护国家独立的唯一条件”。一个经济衰弱的法国不可能在世界上真正立足。为了发展强有力的经济,戴高乐将军有三大法宝:拥有坚挺的货币,预算开支平衡,对外贸易顺差。

戴高乐提出这三大原则是他所接受的教育的结果。他还丰富了这三大原则的内容,例如吸取了三十年代一些经济学家提出的理论,以及第三共和国一位叫雷蒙·普恩卡莱(Raymond Poincaré)的实践经验。

执掌政权后,戴高乐立即将这些他一贯重视的想法运用到经济当中。但是,根据不同的形式,他也不得不对他的政策进行调整,补充新的内容。

1942-1946年:在战争期间和解放的初期阶段,戴高乐采取了国家指导的政策,即只有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才能保证被战争摧残的国家的重建。早在1944年,社会党抵抗运动成员就在全国抵抗运动委员会的章程中制定了解放后必须实施的措施,其中包括:对银行、保险公司和一些工业集团(尤其是雷诺等曾经和占领国合作过的企业,以及法国电力公司EDF等大型企业)实行国有化;制定多年经济计划(1946年1月3日),确立未来几年的经济目标。

和孟戴斯-弗朗士(Mendès France)提出的紧缩政策相比,戴高乐更赞成普列文(Pleven)实行的这些革新措施。这些措施得以帮助重建法国,但却带来了通货膨胀。而当时的法国人并未留意这些改革措施,他们更关心的是配给制和物价上涨问题。

1947-1952年:戴高乐以反对党派的身份出现之后立即开始批评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他认为重建的阶段已经过去,对继续将雷诺企业国有化的合理性提出质疑。他指责第四共和国实行保护主义,限制外币自由兑换,提倡实行更多的经济自由化。

1958-1969:第四共和国结束时,法国的经济形势极为严峻:通货膨胀严重,预算开支失衡,而且法国政府每月都须向美国求助,以偿还它的外币债务。

戴高乐将军有一个宏伟的蓝图:恢复法国的强大和独立。这就要求一方面要恢复国家的财政平衡,另一方面要促进经济活力的发展,二者缺一不可。作为战争领袖和国家元首,戴高乐既要按照他的中心目标纵观全局,又要着手实际。

经过六个月的准备,到1958年底,他采纳了雅克·吕埃夫(Jacques Rueff)和他的工作小组的见解,制定了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这些改革措施得到了代表各党派的政府的通过。财政部长安东那·比内(Antoine Pinay)刚开始并不十分赞成这些改革,但后来也坚定不移地实施起来。戴高乐将军全权承担这些改革的政治责任。

这一政策的特点在于它将国家指导和经济放开相结合。例如,政府对财政开支实施监督,1958年将法郎贬值,随后于1959年实行了“新法郎”制度,规定一新法郎等于一百旧法郎。在经济放开政策方面,国家鼓励发展自由贸易,废除了对外币兑换的管制,将关税降低10%。自从法国签署1957年罗马条约以来,这些措施的实施已势在必行。根据这一条约,法国将从1958年1月1日起加入欧洲共同市场。

这一改革见效很快。国家财政预算恢复平衡,出口逐年增长。再加上有力的国际环境,法国经济到第三个多年计划时(1958-1961)就已经完全恢复。戴高乐也信心大增。

与此同时,戴高乐将军还进行了深刻的结构改革。这些改革内容涉及面广,但往往不被人所知。例如,推行农业改革(刚开始几乎人人反对,但后来证明完全是正确的)、建立核工业和航天工业、发展科研(成立国家航天研究中心CNES和国家科研成果推广委员会ANVAR)、鼓励城市规划(土地法,开发新城市)、制定1966年职业培训法等等。我们只需回顾一下这段历史,就可感觉到戴高乐将军的推动力和给予的支持涉及到各行各业,方方面面。

然而,从1963年起,经济形势再次开始走下坡路。由于三月份矿井工人罢工,物价重新上涨,新任经济事务和财政部长德斯坦在戴高乐的压力下不得不于九月份推出“稳定计划”。政府降低贷款,冻结价格,减少开支。这一紧缩政策使得预算开支恢复平衡,但却背离了1959至1960年的经济自由政策。与此同时,法国人的不满情绪也与日俱增。在1967年3月的立法大选上,戴高乐派仅仅以微弱多数險胜。

紧缩政策的实施是造成1968年五月风暴的原因之一,但这既不是唯一的、也不是主要的原因。学生和工人运动对经济造成的后果相当严重。大量资金外流,五月风暴的危机和由此导致的罢工使经济生产陷于瘫痪。1968年5月27日,乔治·蓬皮杜政府紧急商讨并签署了格勒纳勒协议,将工人的工资提高了10%。

到1969年4月27日戴高乐退出政权时,他的经济政策从整体上看却是正确的。的确,在最开始阶段取得成功更令人瞩目,但是“戴高乐年代”实际上就是“光荣的三十年”(Trente Glorieuses)。这一时期法国经济迅速发展,人民购买力提高。1969年,法国人的消费水平比1958年增长了56%。国家拥有了完善的基础设施、现代化农业、众多的工业、贸易、银行和保险业大型集团,以及航空和核工业等尖端技术企业。法国有节制地面向国际,实行开放,重新恢复了它的经济和金融独立。

民众之所以不太支持戴高乐采取的经济政策,也许是因为他们在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一事实。但是现在如果再回头看一下,从1958年到1969年期间,法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为5%到6%,失业人数仅为四十万人,我们不得不说法国在这一时期实现了经济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