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夏尔·戴高乐上尉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夏尔·戴高乐上尉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夏尔·戴高乐上尉

接受了"战火的洗礼",战争开始的第十二天首次负伤

1914年8月3日,法国对德宣战。身为中尉的戴高乐在阿拉斯担任第三十三步兵团第十一连第一排排长。

从8月14日晚到15日,第三十三步兵团奉命阻止敌人跨越迪南防御区。8月15日,原本属于预备部队的第十一连接到命令,用刺刀进行反击,击退已占领迪南大本营(原守卫部队已经撤退),并企图跨越迪南桥的德国军队。戴高乐中尉带领他的排参加了这次阻击战,并取得了胜利。这时,他的上尉决定以戴高乐率领的排为前卫,冲过迪南桥。在敌人的机枪扫射和炮弹的轰炸下,包括戴高乐中尉在内的五名冲在最前面的人中弹倒地,戴高乐本人膝盖严重受伤。第三十三团的战绩使得步兵第七十三团收复了迪南大本营,重新占领了被敌人控制的默兹河岸(Meuse)。直到晚上,戴高乐才被撤回迪南,随后到阿拉斯,后来又来到巴黎才终于将子弹取出。最后他在里昂进行了治疗。

在香槟省前线 - 埃纳防御区

1914年10月,再过一个月就满二十四岁的戴高乐中尉重新回到防守在埃纳省的第三十三步兵团。他当时指挥的是第七连。第七连作战时而在第一线,时而在第二线,总之很靠近前线。尽管他在信中努力使家人放心,但是法国与敌军的战线彼此都拉得很近,经常出现严重的僵持局面,只能采取零星的攻击行动。两个月之后,戴高乐被任命为团长的副指挥官。

梅斯尼尔-雷斯依尔吕斯战区

第三十三兵团在后方歇息了几天之后,1914年12月18日向位于沙隆-马恩东北部雷斯依尔吕斯地区的香槟省前线进军。1915年1月18日,戴高乐中尉受到所在师的嘉奖,被评价为"在危险的条件下执行了一系列侦查工作,带来了珍贵的情报"。一个月以后,即2月10日,他被任命为临时上尉,1915年9月3日转为常任上尉。

军团守卫防御区的战役非常艰巨,损失惨重。尤其是1915年2月19日,经过四天精疲力尽的战斗,团长布多尔中校(Boud'hors)总结说:"我在四天内损失了十九名军官,约六百五十名战士。"3月6日,作为副指挥官,经常在第一线作战的戴高乐上尉右耳处被炮弹碎片击中,3月10日手部中弹,伤势严重,被从前线撤出。

返回埃纳

由于伤势严重引起其他并发症,戴高乐上尉直到1915年6月13日才回到埃纳的Pontavert-Berry-au-Bac地区,与第三十三团汇合。他被安排指挥第十连。8月30日,上校将其调回,重新将他任命为副指挥官。1915年10月26日戴高乐返回他的连队。

第三十三步兵团作战颇为频繁,从1915年5月至1916年2月13日的七个月间,一直在第一线的战壕里奋战,中间只休息了两个月。

凡尔登战役

1916年2月26日凌晨,卡车将第三十三兵团载至凡尔登门。卡车通过的这条路几个月之后被称为"圣路"。

第三十三团奉命于3月1日和2日夜晚接替在杜阿蒙村和刚刚被德军突袭的杜阿蒙城堡前面的第一一零步兵团。布多尔中校命令戴高乐上尉勘探地形。和一一零步兵团的军官的意见相反,戴高乐认为形势非常危险。他认为敌人正准备进攻,而应该处于兵团部署右侧的部队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戴高乐完成报告后返回到他的连队,带领连队占领了阵地。经过敌人一整夜的毒气弹袭击之后,第二天上午,戴高乐连队的阵地又遭到密集轰炸。下午十三点钟,敌人对第十连的阵地进行正面攻击被打退后,从侧面进攻将第十连包围。戴高乐上尉带领一小部分人进行了反抗。正当他打算带领十几个士兵与其中的一个排汇合时,迎面碰上了敌人。手榴弹的气流使他几乎晕倒,随后他被敌人的刺刀刺中大腿部后昏迷。这一天的战争结束后,戴高乐上尉失踪。其实,他就地被简单地包扎伤口后,被送到德国关进了战俘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