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戴高乐与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

DR

1964年1月27日,巴黎和北京同时发表公告,宣布“法兰西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致决定建立外交关系。两国政府为此商定在三个月之内任命大使。”
四十年后再回顾这一史实,在当时由两大对抗集团统治的世界里,再加上东南亚的军事紧张局势,可看出在这一简短的声明中所包含的做出这一决定的勇气。

1964年1月27日 - 法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 作者:伊夫·盖纳

1964年1月27日,巴黎和北京同时发表公告,宣布“法兰西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致决定建立外交关系。”

这一消息为外交界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从1月9日起,美国国务院就开始对这还只是一种可能性的举措进行抨击。

这无疑是法国政府对中国做出的一项重大决定。四十年后的今天,为纪念这一重大史实,两国政府举办了“中国年在法国”和“法国年在中国”的盛大文化活动。2004年1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还将对法国进行国家访问。

在中国举办法国技术展览…

DR

六十年代,中国政府希望加强与法国及欧洲国家的技术和商业往来,吸引更多的商业和贸易代表团来中国从事贸易。国家对外贸易中心前负责人雅克·杜阿梅尔(Jacques Duhamel)议员早在1962年就来到了广州交易会,随后又参加了所有的法国在华商业展览。1963年,为促进法国技术展览项目的进行,前任大使继尧姆·乔治-比克(Guillaume Georges-Picot)率领法国全国雇主理事会CNPF代表团来到北京,以推进法国技术展览项目的进展。

 

没有实现的旅行…

如果不提到戴高乐将军的几次深入群众的重要旅行,就不能真正了解戴高乐将军的对外政策。

DR

然而,尽管戴高乐将军以勇气和远见促成的1964年1月27日中法建交成为六十年代国际社会的一件大事,尽管四十年之后中国人民始终认为戴高乐将军和他的行动是法国独立自主的象征,然而命运却没有让戴高乐将军在做出这一历史性决定之后,实现中法两国共同期待的到中国访问的夙愿。而在1970年11月,一些人认为这一愿望即将实现。

戴高乐将军的使者,埃德加·富尔

我第一次去中国是在一九五七年的六月初。这是我受中国政府邀请进行的一次私人旅行。我应该属于最早,甚至也许是第一位手持活页签证(由于当时法国还没有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因此还没有护照)跨越中国边界的西方政府官员。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旅进行了六周左右。在此期间,我参观了许多地区,也会见了一些政治人士。我和我的妻子还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而我与周恩来总理则多次进行会谈,有时还有一些其他政府官员在场。

DR

1964年首任法国驻北京代办,克罗德·夏野

我负责在北京执行的任务比较简单:主要是为三个月后即将到任的法国大使打通道路,也就是说找到一处住所和能够行使其职责的办公地点。

在您出发之前,戴高乐将军在总统府接见过您。您是否能讲述一下这次谈话内容,并告诉我们戴高乐将军当时有什么指示?

1964年1月31日戴高乐将军新闻发布会摘录

DR

(...) 现在我们谈一谈中国。
在这方面针对我提出了许多问题。我会同时向所有的人回答这些问题,向大家解释一下今天中国的现状。 中国是一个大国,人数世界第一。几千年来,这个种族以忍耐、吃苦和勤奋精神弥补了它的缺乏凝聚力的集体缺陷,建筑了一个特殊、深刻的文明。这是一个泱泱大国,其领土从小亚细亚和欧洲的边缘伸展到广阔的太平洋海岸,从北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一直延续到印度和北部湾的热带地区,地理面貌虽变化多端,但却领土完整紧凑。这个国家历史悠久,从始至终地坚持独立自主,不懈地致力于中央集权建设,本能地闭关自守,排斥外来,并以其亘古不变的永恒引以为荣。这就是中国,一个真正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