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实现的旅行…

如果不提到戴高乐将军的几次深入群众的重要旅行,就不能真正了解戴高乐将军的对外政策。

DR

然而,尽管戴高乐将军以勇气和远见促成的1964年1月27日中法建交成为六十年代国际社会的一件大事,尽管四十年之后中国人民始终认为戴高乐将军和他的行动是法国独立自主的象征,然而命运却没有让戴高乐将军在做出这一历史性决定之后,实现中法两国共同期待的到中国访问的夙愿。而在1970年11月,一些人认为这一愿望即将实现。

1970年9月9日,就在他去世前的两个月,戴高乐将军向他的侄女,在法国驻华使馆任外交官的玛丽-泰雷兹·德科尔比(Marie-Thérèse de Corbie)表示他希望去中国,并"幻想"能够与毛泽东主席会面,进行一种中国与法国之间的对话。

前自由法国成员,从1969年5月就担任法国驻华大使的艾蒂安·马纳克(Etienne Manac'h)在1970年3月2日致戴高乐将军的信中提到了去中国访问的事,并说:“中国人和我谈起您时,总是充满了崇敬。有一天我对周恩来总理说,我在这里,在北京接到了您的短信时,他突然站住变得沉默不语。随后,他对我说: ‘我们对戴高乐将军怀有最深厚的敬意。我请您替我向他转达。’”1970年4月10日,戴高乐将军给驻华大使回信时说:“尽管我对您在来信中最后提出的建议还无法实现,但是至少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我已经把这件事记下来了。”也许是因为一心想完成他的 « 希望回忆录»,戴高乐将军不愿意轻易地采取一项他无法估计影响的冒险举动。但是毫无疑问,对驻华大使马纳克来说,他丝毫不担心法兰西共和国前总统在中国将受到的欢迎,深信“如果将军来北京,天安门广场将会人山人海”。他还认为“很少有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都同样如此拥戴和尊敬戴高乐将军。”

戴高乐将军自愿告别政治生活之后,便潜心从事写作。这期间只进行过两次国外旅行,以满足他从前的愿望。一次是1969年5月至6月期间在“野性的爱尔兰”寻根旅行,一次是1970年6月在“强悍的西班牙”。但是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还是他曾在几位亲信面前提到的,他计划的在“广阔的中国”,一个“真正的国家”,一个拥有真正的人民,自豪的人民的最古老的国家”进行的旅行。

戴毛相会终未实现…

从此,戴高乐将军的中国之行就象他本人一样,成为1968年以来迅速发展的法中对话的重要内容。1970年7月30日计划与领土整治部部长安德烈·贝当古尔(André Bettencourt)在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之后,汇报说戴高乐将军本人以及他的行动成为谈话内容的主导,毛泽东和周恩来对将军表示出“极高的敬意”。8月1日,马纳克大使在途经巴黎时,与中国驻法大使黄镇也提到了这次出访。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准备正式邀请戴高乐将军,但是中国希望确知戴高乐将军是否能够接受邀请。为此,中国政府选派作家韩素音女士作为密使来到巴黎。1970年10月20日,她受到法兰西学院院士兼学院院长,戴高乐将军的货币和经济顾问雅克·吕埃夫(Jacques Rueff)的接见。韩素音向他转达说,“中国政府将尊重将军的全部意愿,他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他要到中国哪里旅行就去哪里,他愿会晤什么人就会晤什么人。”她在最后传达了中国政府明确的邀请:“中国等待着将军”。11月3日,雅克·吕埃夫向刚刚从北京访问回来,会见了毛泽东的莫里斯·顾夫德姆维尔转达了这一信息。毛泽东向顾夫德姆维尔表达了他对这个“自由国家的象征”的仰慕之情。雅克·吕埃夫再次会见韩素音时,韩素音向他再次表达说这就是正式邀请,因为周恩来亲自委托她以他的名义邀请戴高乐将军。于是,雅克·吕埃夫准备给戴高乐将军写信,向他转达中国的邀请。11月10日,戴高乐将军逝世的消息传来。戴毛会晤终未实现…

1970年11月10日,中国政府在紫禁城入口下半旗致哀。这是中国首次为外国元首下半旗。在科隆贝的墓地还陈列着以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名义赠送的两个花圈。

作者:沙龙·埃尔巴兹 卡特琳娜·特鲁耶

获悉夏尔·戴高乐将军不幸逝世,谨对他,反法西斯侵略和维护法兰西民族独立的不屈战士,表示诚挚的悼念和敬意。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