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冯娜·戴高乐

“我的妻子,没有她,我不可能实现现今的成就”,戴高乐将军在致献妻子的 《希望回忆录》 第一卷中写道。

DR

伊冯娜·旺德鲁(Yvonne Vendroux)是加莱一位工业家的女儿,1921年4月7日与戴高乐上尉成婚,之后生育了三个儿女:菲利普,出生于1921年12月28日;伊丽莎 白,出生于1924年5月15日;安娜,出生于1928年1月1日,然而数月后即确诊患严重智障。不管情势如何,戴高乐夫人从未离开孩子。

伊冯娜·戴高乐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无论丈夫前往何处,从巴黎到特雷夫(1927年-1928年),再到黎巴嫩(1929年-1931年)和梅兹(1937年-1939年),她一路相随。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她与丈夫一起卷入历史的激流中:1940年6月17日,她带着三个孩子搭乘从布雷斯特港出发的最后一班航船抵达伦敦。而她原先预定搭乘的那班驳船在布列塔尼和英国途中沉船。在数小时间,伦敦的丘吉尔智囊团对此海难议论纷纷。旅居伦敦期间,伊冯娜·戴高乐历经轰炸和担忧。1943年6月,她在阿尔及尔与已成为法国抗战领袖的丈夫会合,留下儿子在英国奋战,并参加诺曼底登陆。

法国光复后,戴高乐夫人秉着始终如一的信念,执着地伴随丈夫左右,无论在马尔利,或在1946年至1958年戴高乐将军隐退期间,陪伴丈夫居住在科隆贝双教堂村庄的拉布瓦瑟里(la Boisserie)住宅中。随着女儿伊丽莎白与阿兰·德·博伊索(Alain de Boissieu)少校,以及儿子菲利普和恩利耶特·德·蒙塔莱姆贝尔(Henriette de Montalembert)的相继成婚,戴高乐夫妇重新享受到久违的幸福家庭生活,但也因女儿安娜于1948年2月6日去世,而罹受无法释怀的悲痛。

伊冯娜·戴高乐在身处逆境时坚贞不渝,在胜利之时亦保持警醒。在丈夫于1958年6月重新执政时,她随之入住马提翁宫。她继续一丝不苟地履行着主妇的职责,热情待人,沉稳低调,即便她很遗憾生活再不复拉布瓦瑟里那般平静。1958年12月,她成为“法国第一夫人”,但仍维持一贯的简单化作风,避免记者采访,且仅行使必须履行的职责:陪同丈夫出访,参加无广告的慈善活动,检视所收到的大量信件的回复。在她不甚喜欢其装饰氛围的爱丽舍宫中,她监督着午餐和晚餐的准备工序,这两顿餐宴往往接待丈夫最亲近的战友、政府成员和家庭成员,以及脱离殖民地位的国家元首。

伊冯娜·戴高乐是患难与共的妻子,戴高乐将军在帕蒂-克拉玛遇刺时她陪伴在侧。从子弹袭击中安全脱离后,戴高乐将军对她的勇敢赞誉不已。但是,公务——往返外省和国外的永无休止的旅行,会见大使夫人——让她厌烦;她希望丈夫修养生息,不要参加1965年的总统大选。然而,在丈夫的第二个任期内,她依然全力支持他,坚信丈夫会在80岁时卸任,“以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丈夫去世后,这位坚忍而虔诚的女性退隐至一所教会养老院中。她于1979年11月8日,即她深爱且全心协助的丈夫去世9周年前夕,在圣宠谷(Val-de-Grâce)与世长辞,实际上她对丈夫的帮助远比一般法国人想象得要多得多,因为她善于观察、评断和倾听。所有与她的家庭和法国相关的事务,巨细靡遗,她皆了然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