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高乐将军的办公地点巴黎索尔菲利诺街 5号

戴高乐将军的办公地点索尔菲利诺街 5号

索尔菲利诺街5号:戴高乐将军的办公室,戴高乐基金会总部

索尔菲利诺街5号(5 rue de Solférino)的私人宅邸始建于1900年,于1923年被德·珂润家族所购,该家族最著名的成员是作家弗朗索瓦·德·珂润(François de Curel),他是法兰西学院院士,也是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的挚友。戴高乐将军发起的法国人民联盟(RPF)运动自1947年夏开始将总部设于此处。

索尔菲利诺街5号凝聚了第五共和国戴高乐主义的真切记忆,戴高乐将军在1958年重新执政前一直在此办公,而安德烈•马尔罗( André Malraux)执掌RPF宣传部时的办公室也在这里。每周三,戴高乐将军在一楼大厅召开法国人民联盟理事会。1958年5月29日,戴高乐将军搬离索尔菲利诺街,进驻科蒂总统正在等候交接的爱丽舍宫,之后再未重返这里。自1971年起,戴高乐基金会各部门便入驻此建筑。

戴高乐将军的办公地点巴黎索尔菲利诺街 5号

1947年到1958年,戴高乐将军在此办公室办公。自此布局陈设从未改变,此办公室长八米,宽五米,带有落地窗,朝向索尔菲利诺街。家具陈设极为简单:一张路易十六式办公桌,两把扶手椅,一个书柜和几张地图。

 

左侧墙壁有一壁炉,镶有细木护壁板。墙壁中间有一电子挂钟,指针停留在1970年11月9日戴高乐将军在科隆贝双教堂昏迷的时刻。戴高乐将军在昏迷半小时后逝世。

壁炉前方有两把皮沙发。作家François de Curel和他的朋友普鲁斯特,三十年后的戴高乐将军和包括安德烈·马尔罗在内的许多合作者以及一些参观者都曾使用过这两把沙发。

家具陈设

室内家具陈设极为简单。一张路易十六式办公桌。办公桌上有一全套戴高乐将军1958年至 1969年任共和国总统期间在爱丽舍宫使用过的皮制办公用品(垫板,带小摆钟和日历的文具分类盘),两张部长办公主任式座椅,一个书柜,一个落地木制衣 架,一张1900年式独角圆桌和一张普通桌子。

在房间最里面的左侧有一墙壁支架,支架上几张护板围绕一轴心转动。支架上悬挂有地图,其中包括法国行政图,欧洲地图和非洲地图。书架左侧是戴高乐将军使用过的沙发。为纪念这位最优秀的法国人,沙发被放在一侧,以避免旁人使用。

纪念品

进入室内后,左侧墙壁上悬挂有一块1945年4月23日在地中海被击沉的一艘德国舰艇的装甲碎片。

独脚圆桌上摆放有一座R. Micheau-Vemez使用坎佩尔(Quimper)彩釉烧制的布列塔尼妇女像,是1949年6月12日赛恩岛居民赠送给戴高乐将军的。在另一张桌子 上有一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赠送给戴高乐将军的洛克西德(Lockheed)飞机的模型。这架飞机当时供戴高乐将军前往非洲使用。旁边有一个地球仪, 地球仪上用彩色线条标出戴高乐将军在此期间进行的飞行路线。右侧是一台英国Underwood打字机。戴高乐将军的秘书伊丽莎白·德密里贝尔 (Elisabeth de Miribel)就是用这台打印机打出的1940年6月18日抗战号召。

桌子后方是戴高乐将军在战争期间的一幅黑白镶框照片,照片下方有他的亲笔题词“痛苦,努 力和希望使法兰西和它的帝国前所未有地紧密团结在一起。”这是1944年6月18日他在阿尔及尔时作的题词。桌子上还摆着一面戴高乐将军人总统专用轿车上 的带洛林十字的小旗。右侧墙上是戴高乐将军任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和共同体总统时的正式肖像。下方,在桌子与壁炉之间,是戴高乐派“元老”(米歇尔·德伯雷, 雅克·富卡尔,奥利维·吉查尔和皮埃尔·勒弗朗)赠送给戴高乐将军的三脚地球仪,以庆祝他1958年重新执政。这个地球仪在他担任总统的十年间,一直被放 在非常显眼的位置。书架顶部是一名索玛(SOMUA)公司的工人赠送给戴高乐将军的索玛战斗坦克模型。这架坦克的特点在于它的履带采用橡胶完全按照原型复 制。上方墙壁上挂有一幅铜制矿工侧面雕像,是1949年2月12日由瓦朗西纳市(Valenciennes)赠送给戴高乐将军的。